一片新蓝海 早教市场为何难赚钱?黄大仙救世网

发布时间:

  日前,多家媒体报道称,知名早教品牌爱乐乐享在全国范围内陆续关店。爱乐乐享法定代表人任重公开发文称,“陷入运营危机和资金链危机”。

  事实上,自今年来,已有欧拉早教、馨哈早教、花园宝宝早教等接二连三关店,这给早教市场无疑蒙上了一丝阴影。

  目前,知名早教品牌爱乐乐享已在全国关闭不少门店。爱乐乐享法定代表人任重公开发文称:“陷入运营危机和资金链危机”。

  爱乐乐享在中国已有超过150家专业的早教中心,遍布全国28个省市区。爱乐乐享在渝门店情况如何?

  “重庆的两家店均已闭店。”10月23日,爱乐乐享重庆龙湖时代天街店家长周先生回忆,4月18日,家长带孩子去时代天街店上课发现大门紧闭,老师和工作人员都不知所踪。

  爱乐乐享龙湖时代天街店关门后,家长们一直和机构交涉,后在4月21日和22日复课。授课老师均为新聘任老师。此后,龙湖店再次关门。

  爱乐乐享龙湖店隶属于重庆贝睿艺术培训有限公司,是爱乐乐享早教品牌的加盟商,其旗下另一家位于恒大中心的爱乐乐享门店同样在4月关门。

  家长们事后称,爱乐乐享龙湖时代天街店关门或早有征兆。关店前半年,黄大仙救世网!一直在做大规模促销活动,原本108节课收费1.8万元降价到1.2万元左右,甚至出现拼单、99元买4节课等促销活动。

  重庆贝睿于2013年2月成立,注册资本50万元。公司在2018年11月出现了投资人变更,有两人退出,股东剩下陈吉利、孟洁、刘宇峰。

  天眼查数据显示,重庆贝睿目前卷入233件法律诉讼,还拖欠龙湖时代天街的商铺租金。

  早教领域被称作新蓝海,爱乐乐享为何折戟沉沙?事实上,经调查发现,早教市场的钱并不是那么好赚。

  许玲(化名)是重庆最早一批从事早教行业的本地人,一直从事幼儿教育工作的她,于2001年开设了重庆本土第一家早教中心“开心贝贝”,主要面向上幼儿园之前的小朋友,其市场覆盖领域快速扩大,在璧山、甚至昆明都开设有分店。

  “最高峰有近10家店吧,单店学生上百人。”许玲说,随着金宝贝等全国性连锁早教机构入渝,竞争愈发激烈,加上同质化严重,盈利难,她不得不在2008年关掉所有早教中心门店。

  直至闭店,许玲的早教中心都未能实现真正盈利,最好的时候仅是有些分店收支持平。“我们还是在市场竞争不激烈的阶段开店的,营收都不太理想,如今的早教中心压力可想而知。”

  龙湖时代天街,涉及0—6岁婴幼儿早期教育的机构便达10家左右。23日下午,走访发现,因是正常工作日,前来上课的孩子都不太多。

  业务涵盖幼儿园和托育早教中心的重庆朗萌巴蜀实验教育集团,集团创始人熊钏表示,如果选择在主城区商圈内开一家针对0—3岁的托育早教中心,运营成本可不低,以面积为500平方米为例,每个月投入在10万元左右。此外,人力成本高。熊钏说,业内严重缺乏师资,优质老师月薪上万。“如果机构自己培训老师,每人又得花上万元。”

  一不愿透露姓名的0—3岁早教中心从业者透露,早教中心一直存在课消率低的问题,即选择亲子早教课的家长大多在周末上课,平时上课的人不多。“这就导致人少的时候,机构也要负担场地成本、人员成本,算下来真正能赚钱的机构不多,或许仅是头部那几家。”

  许玲估计,在重庆从事早教行业的人大部分都在亏钱,利润最高也就20%。此外,早期教育机构还面临招生难、同质化竞争等诸多困境。

  在关停针对0—3岁孩子的早教中心后,许玲继续开办幼儿园,并把目光放在托育早教行业,在幼儿园开办托育早教班,满足在校幼儿园学生家长的二胎托育需求,同时解决招生问题。

  重庆某教育集团目前已在渝北、江北、巴南、涪陵等地开了十几家幼儿园,并于2017年开办“熊猫宝贝儿童成长中心”,面向0—3岁宝宝提供托育早教服务,至今已开设4所园中园。

  “园中园模式下,招生不错,附近社区的家长乐于先把孩子送到托育早教中心上课,再就读我们的幼儿园。”该教育集团创始人介绍,此后,他们还开设了多家托育早教中心,分为社区店、独立托育中心、园中园和商圈店四种类型。“收费分为按月托育和按课时早教,托育最低3000多一个月,早教一课时100多元。”

  虽然园中园的模式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招生问题,但该教育集团创始人认为,早期教育行业,特别是0—3岁托育早教行业,短期大家都很难盈利。

  业内人士指出,80后、90后家长对孩子培养的关注点已从传统单一的应试教育转向了“体能、智能、心理”全面发展,这构成了早期教育行业发展的广大需求和市场。

  许玲说,目前家长们对于托育早教有需求,但存在信任问题,这急需早教托育教育科普,以及相关标准出台,以减轻家长顾虑。

  事实上,从2012年开始,政府在相关政策法规中多次提及发展早教。日前,国家卫健委发布的《托育机构设置标准(试行)》和《托育机构管理规范(试行)》已于2019年10月8日起正式施行。明确了对于托育机构工作人员的资格条件,强调有虐待儿童记录的个人禁止从事托育机构工作。

  “随着相关政策出台,势必会规范行业发展。”熊钏说,行业规范发展,会增加家长的信任感,会有更多家长愿意把孩子送到托育早教机构。

  早教即婴幼儿早期教育,业内一般将0-3岁婴幼儿教育称为早教,3-6岁婴幼儿教育称为幼教。早教兴起于20世纪60年代的欧美,20世纪90年代传入我国便快速兴起。

  《2018年母婴行业投融资报告》数据显示,就整体投融资数量与融资金额看,2018全年融资数量共236起,融资金额为205亿元。其中,早幼教投融资有117起,数量和金额分别占比49%、54%。

  《中国早教蓝皮书》数据显示,预计2025年我国早教市场规模将突破4500亿元。

  日前,多家媒体报道称,知名早教品牌爱乐乐享在全国范围内陆续关店。爱乐乐享法定代表人任重公开发文称,“陷入运营危机和资金链危机”。

  事实上,自今年来,已有欧拉早教、馨哈早教、花园宝宝早教等接二连三关店,这给早教市场无疑蒙上了一丝阴影。

  目前,知名早教品牌爱乐乐享已在全国关闭不少门店。爱乐乐享法定代表人任重公开发文称:“陷入运营危机和资金链危机”。

  爱乐乐享在中国已有超过150家专业的早教中心,遍布全国28个省市区。爱乐乐享在渝门店情况如何?

  “重庆的两家店均已闭店。”10月23日,爱乐乐享重庆龙湖时代天街店家长周先生回忆,4月18日,家长带孩子去时代天街店上课发现大门紧闭,老师和工作人员都不知所踪。

  爱乐乐享龙湖时代天街店关门后,家长们一直和机构交涉,后在4月21日和22日复课。授课老师均为新聘任老师。就会劣币驱逐良币。六彩堂。此后,龙湖店再次关门。

  爱乐乐享龙湖店隶属于重庆贝睿艺术培训有限公司,是爱乐乐享早教品牌的加盟商,其旗下另一家位于恒大中心的爱乐乐享门店同样在4月关门。

  家长们事后称,爱乐乐享龙湖时代天街店关门或早有征兆。关店前半年,一直在做大规模促销活动,原本108节课收费1.8万元降价到1.2万元左右,甚至出现拼单、99元买4节课等促销活动。

  重庆贝睿于2013年2月成立,注册资本50万元。公司在2018年11月出现了投资人变更,有两人退出,国人的饮食素养也在不断提高。今期挂牌彩图!股东剩下陈吉利、孟洁、刘宇峰。

  天眼查数据显示,重庆贝睿目前卷入233件法律诉讼,还拖欠龙湖时代天街的商铺租金。

  早教领域被称作新蓝海,爱乐乐享为何折戟沉沙?事实上,经调查发现,早教市场的钱并不是那么好赚。

  许玲(化名)是重庆最早一批从事早教行业的本地人,一直从事幼儿教育工作的她,于2001年开设了重庆本土第一家早教中心“开心贝贝”,主要面向上幼儿园之前的小朋友,其市场覆盖领域快速扩大,在璧山、甚至昆明都开设有分店。

  “最高峰有近10家店吧,单店学生上百人。”许玲说,随着金宝贝等全国性连锁早教机构入渝,竞争愈发激烈,加上同质化严重,盈利难,她不得不在2008年关掉所有早教中心门店。

  直至闭店,许玲的早教中心都未能实现真正盈利,最好的时候仅是有些分店收支持平。“我们还是在市场竞争不激烈的阶段开店的,营收都不太理想,如今的早教中心压力可想而知。”

  龙湖时代天街,涉及0—6岁婴幼儿早期教育的机构便达10家左右。23日下午,走访发现,因是正常工作日,前来上课的孩子都不太多。

  业务涵盖幼儿园和托育早教中心的重庆朗萌巴蜀实验教育集团,集团创始人熊钏表示,如果选择在主城区商圈内开一家针对0—3岁的托育早教中心,运营成本可不低,以面积为500平方米为例,每个月投入在10万元左右。此外,人力成本高。熊钏说,业内严重缺乏师资,优质老师月薪上万。“如果机构自己培训老师,每人又得花上万元。”

  一不愿透露姓名的0—3岁早教中心从业者透露,早教中心一直存在课消率低的问题,即选择亲子早教课的家长大多在周末上课,平时上课的人不多。“这就导致人少的时候,机构也要负担场地成本、人员成本,算下来真正能赚钱的机构不多,或许仅是头部那几家。”

  许玲估计,在重庆从事早教行业的人大部分都在亏钱,利润最高也就20%。此外,早期教育机构还面临招生难、同质化竞争等诸多困境。

  在关停针对0—3岁孩子的早教中心后,许玲继续开办幼儿园,并把目光放在托育早教行业,在幼儿园开办托育早教班,满足在校幼儿园学生家长的二胎托育需求,同时解决招生问题。

  重庆某教育集团目前已在渝北、江北、巴南、涪陵等地开了十几家幼儿园,并于2017年开办“熊猫宝贝儿童成长中心”,面向0—3岁宝宝提供托育早教服务,至今已开设4所园中园。

  “园中园模式下,招生不错,附近社区的家长乐于先把孩子送到托育早教中心上课,再就读我们的幼儿园。”该教育集团创始人介绍,此后,他们还开设了多家托育早教中心,分为社区店、独立托育中心、园中园和商圈店四种类型。“收费分为按月托育和按课时早教,托育最低3000多一个月,早教一课时100多元。”

  虽然园中园的模式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招生问题,但该教育集团创始人认为,早期教育行业,特别是0—3岁托育早教行业,短期大家都很难盈利。

  业内人士指出,80后、90后家长对孩子培养的关注点已从传统单一的应试教育转向了“体能、智能、心理”全面发展,这构成了早期教育行业发展的广大需求和市场。

  许玲说,目前家长们对于托育早教有需求,但存在信任问题,这急需早教托育教育科普,以及相关标准出台,以减轻家长顾虑。

  事实上,从2012年开始,政府在相关政策法规中多次提及发展早教。日前,国家卫健委发布的《托育机构设置标准(试行)》和《托育机构管理规范(试行)》已于2019年10月8日起正式施行。明确了对于托育机构工作人员的资格条件,强调有虐待儿童记录的个人禁止从事托育机构工作。

  “随着相关政策出台,势必会规范行业发展。”熊钏说,行业规范发展,会增加家长的信任感,会有更多家长愿意把孩子送到托育早教机构。

  早教即婴幼儿早期教育,业内一般将0-3岁婴幼儿教育称为早教,3-6岁婴幼儿教育称为幼教。早教兴起于20世纪60年代的欧美,20世纪90年代传入我国便快速兴起。

  《2018年母婴行业投融资报告》数据显示,就整体投融资数量与融资金额看,2018全年融资数量共236起,融资金额为205亿元。其中,早幼教投融资有117起,数量和金额分别占比49%、54%。

  《中国早教蓝皮书》数据显示,预计2025年我国早教市场规模将突破4500亿元。

 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,在互联网上使用、发布、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。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华龙网”或“来源:华龙网-重庆XX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②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华龙网”的作品,系由本网自行采编,版权属华龙网。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华龙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、名称、水印的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。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,联系邮箱:。

 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(最佳浏览环境:分辨率1024*768以上,浏览器版本IE8以上)

  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金开大道西段106号10栋移动新媒体产业大厦 邮编:401121 广告招商 传真